【文评】一篇给《听说我被怀孕了》的长评

抹茶面包卷:

每一次点击编辑文字后的“发送”,都是一场冒险。 


我像个送孩子上学的家长,踮着脚翘首以盼:这一次怎么样?成功了还是失败了?逻辑圆上了吗?情绪到位了吗? 


然后我就看到了你的长评。 


啊,这真是世界上最棒的感受了—— 每一个伏笔都被你发掘到,每一个隐喻都被你猜出了真意,暗地加力描写的情节能够引起共鸣,抖出的包袱满堂皆笑,玩出的梗和想要表达的最终情感——我的天呐!你怎么能分析得这么清晰优美——比我写得美——

我要去看《伊丽莎白》QAQ


Iris:






Tut bloss nicht so,




别装模作样




als wärt ihr an der Wahrheit interessiert.




别装作你们对真相感兴趣




Die Wahrheit gibt’s geschenkt




真相我早已双手奉上




aber keiner will sie haben




却无人问津







——德语音乐剧《伊丽莎白》 下半场开场曲『Kitsch!』








    首先向 @抹茶面包卷 太太道个歉,由于前三章铺垫得实在是太——成功了,再加上本人神经脆弱又疑神疑鬼,所以这个可爱的ID和可口的头像在我的黑名单里呆了三天,十分抱歉。【鞠躬




    看了很多评论说文章神展开,其实文章多处出现的伏笔和隐约的“违和感”早就已经给出了暗示:这个世界不对劲。所以第一部分先整理一下我认为存在的伏笔,有很多主观解读,如果扭曲了原作者的想法,欢迎太太指正。




Part.1 伏笔整理




1.贯穿全文的眩晕




    我个人认为,每一处出现的眩晕现象,其实都伴随着一些“不合理”的情节。而后文也提到了,这种眩晕是在抹杀白羽瞳和展耀本人已经意识到不合理、试图摆脱剧本的原有意志,从而使剧情得以继续进行。




 (1)  




【 一阵忽然的眩晕。




展耀身子一晃,赶紧扶住桌子站直身体。】




   这一段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在这一次眩晕发生前,展耀和白羽瞳应该是莫名其妙地“分手”了。




(2)




【 一阵忽然的眩晕。








他已经怀孕了啊。】




    这个很明显了,普通男性怀孕。




(3) 




【 从踏入医院那一刻他的头晕好像就加重了,只机械地挂号分诊,木偶般僵硬地来到医生面前。】




    普通男性去产科挂号而且被接诊了




以及这个“木偶”:




第六章




【 他变成了一个反派、一个丑角,在令人作呕的木偶戏中起舞。




他竟被如此直白地侮辱。】




(4)




【 他觉得头晕。




随后是寒冷。】




     白羽瞳在和展耀分手后,立刻挽了一位此前从不认识的女士的手




(5)




【 他突然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究竟为什么非要逼着展耀来做诱饵?又为什么要对展耀说出那样诛心的话?




事实上他几乎记不起来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展耀那个惊怒的表情,像火焰一样深深地灼进了视网膜里。




甚至于说更早一些——他为什么要和展耀分——








“白sir,我买咖啡回来了。”白驰气喘吁吁地推开监控室的门。








一瞬的眩晕。




白羽瞳有些茫然地眨了下眼睛。】




    白羽瞳对展耀本人及心理学进行冷嘲热讽




(6)  




【 白羽瞳头痛欲裂。








他从听到“展博士被拉走了”几个字起,脑子就炸得厉害。




他冷静地示意属下不要过度紧张,先看看情况再说,脑海里却一直有个微小的声音在尖叫着质疑他的决定,他听不清那个声音在说什么,只要一试图去想,头就晕得厉害。




可是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像是巨石下的细草,无论怎么压制都会冒出头来。




后来他几乎感觉到脑内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在搏斗,像是要把他撕成两半。】




    白羽瞳让展耀独自面对可能是连环杀人犯的嫌疑人,并且试图对身陷险境的展耀袖手旁观




【 白羽瞳浑身发抖地站了起来。




一直如影随形的眩晕,在火山般强烈的暴怒下消失了。】




   注意,这里是文中角色第一次成功抵抗眩晕。




(7)  




【 ……一阵突然的眩晕。








白羽瞳面无表情地坐在办公室里,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




他把组员全派出去出任务了,趁着清净无人好好整理思绪。




他觉得自己最近特别容易头晕,尤其是在办公室的时候。但他现在感觉还挺好的,虽然还有点沉沉的,起码比昨天出外勤的时候好。




他试图思考一下有关展耀的问题,他觉得自己整个回忆都乱七八糟,好像思维一直在很多种模式间反复横跳,前后割裂不说,逻辑还都非常混乱,简直就像什么奇怪的小说……












……一阵突然的眩晕。








白羽瞳面无表情地坐在办公室里,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




他把组员全派出去出任务了,趁着清净无人好好整理思绪。




他想干什么来着?】




    这里是因为白羽瞳回忆的内容里充斥着大量不合理。








    文中关于眩晕的部分总结完毕,但这一系列的伏笔,我个人认为并不仅仅是对世界的异常的暗示,他们还指向文章中另一个重要线索:双重思想。




    这个词出自《1984》,此处暂且按下不表,留待之后统一进行总结。




2.剧情暗示




一处场景描写:




【一双手正温柔地擦拭着他脸上湿冷的汗水和因呕吐而溢出的眼泪,展耀头晕眼花地半躺在小巷地上,好一会才勉强睁开眼睛,白羽瞳紧皱的眉头、连同他头顶暗色的天幕,正正落入展耀眼中。




天上没有月亮,只有无尽华美的银河,一闪一闪地流动,回旋流转的星云被染成雾一样朦胧的淡紫色。白羽瞳正望着他,睫毛颤巍巍地眨了一下,抖落满地星光。




仿佛初秋时节刮过麦田的风,带着天高地广的自由阔朗。】




    这是在宛如狂风暴雨般展开的狗血剧情里难得宁静的一刻,作者选择暂时停下剧情,将描写中心转移到一个对视的瞬间,而且语言节奏舒缓,营造的场景美丽而恬静,“仿佛初秋时节刮过麦田的风”这一句,对比第一章对白羽瞳“雕塑般完美又漠然的面孔”的描写,甚至于可以说是温柔且充满爱意的。




    不知道各位感觉如何,我在读到这的一瞬间,仿佛在憋到快气绝的时候终于从喷满杀虫剂的房间里冲了出去,然后呼吸到了第一口能入肺的空气。




    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差?因为在这一段之前,“展耀”视角的“白羽瞳”,几乎每次出场都是为了让他变得更惨一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作用。而以“展耀”视角对他进行的描述,更是从来不曾展现眷恋和爱意,此前唯一一次关于笑容的描写,依然是为了反衬被抛弃的“展耀”有多惨、“白羽瞳”有多渣,连回忆恋爱时光都只有几句轻飘飘的“甜蜜”、“殷勤”。




    直到这一刻,短暂寻回自由意志的白羽瞳和展耀之间,才透过文字,表现出了“爱”。




    摆脱荒诞的造物主后,他们才真正变成了能够相恋的两个人。








接下来是角色的前后对比:




展耀:




第一章




【 他犹豫起来。








在这场感情中,展耀通常不是那个主动追逐的人,他不惯于强求。】




第四章




【 他不需要待在原地,苦苦等待王子可能会来、也可能不会来的拯救。




强大到敢于直面失败,坚韧到足以承受伤害。他当然可以拯救自己。】




角色性格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前后变化,从“不惯于强求”到“他不需要待在原地”,第四章即将摆脱剧本的展耀,和第一章“分手”后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悲伤逆流成河的“展耀”,在心态上已经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了。








白羽瞳:




第三章




【 白羽瞳脸色铁青,压根没看一眼仰倒在地汩汩流血的男子,飞快地掠过他冲到展耀身边。




“你怎么样?”他毫不顾忌地上的呕吐秽物,单膝跪下把展耀捞进怀里,急切地问。】








【 他望着白羽瞳的背影,看着白羽瞳指挥着赵富和王韶给嫌疑人止血,做了个简易担架把人抬出巷子,从头到尾,没有回头看过他一眼。




倒是在快走出巷子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嫌弃地脱下沾满灰尘和秽物的外套,用两根手指拎着扔掉了。】




    这里给观众的违和感应该非常大,(我也是在这里决定把作者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的【捂脸)白色儿的态度一下温柔一下冷漠,洁癖也是一下消失一下又出现。但是第一段内容出现的时间,正是白羽瞳首次以愤怒摆脱了眩晕控制之后,说明这才是出于本人意志的举动:白羽瞳的洁癖对展耀从来不适用。








第四章之后的章节,我感觉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不过还是总结一下:




【 “我也觉得,这个地方有很多细节不能细究。”白羽瞳端详着手里的水杯,这个不方不圆、形状怪异的杯子,有高脚杯细长优雅的玻璃长脚与杯托,细腻古典的紫砂杯身上却镶嵌着宗教意味浓厚的繁复图案,看上去好像制作者也搞不清自己想做什么,就胡乱地把好看的东西一股脑堆砌上了。




醒过来之前还不觉得,现在仔细想想,周围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美丽浮夸,但是没有风格、没有骨头,软绵绵地随风飘摇,不知所云。








这会是某种隐喻吗?】




    这当然是某种隐喻。看看第六章那段口号: 




放肆是和平




常识是奴役




扭曲是力量




    这个世界的“布景”,就是这三句话的真实写照。因为放肆,所以杯子可以不方不圆;因为常识可以被奴役,所以杯子可以有玻璃长脚和杯托,但是杯身却是紫砂的;因为扭曲,所以周围的一切都美丽浮夸且不知所云。




    而第六章的三句口号,是白驰留下来用于开挂的提示,改编自《1984》。




    是的,又是《1984》。








【 这位造物主并不是怀着谦卑的爱意来创作的,他挥霍自己的权力,想一出是一出,四处充满着过分的煽情和廉价的伤痛。




以及造物主本人的自我感动。】




    聊这段前我们先说说“刻奇”。这个词首次出现在第三章,也正是在那间名为“1984”的酒吧内。




    刻奇来自德语,原文是“Kitsch”,最早来自德国慕尼黑方言“Kitschen”,本来的意思是“从街头搜集垃圾”。之后这个词逐渐发展,且具有了从个体到宏观层面的多重含义,但是它的核心是“无意义的自我感动”。




    刻奇的含义,通过层层递进会更好理解。在文章的前半部分,刻奇按以下层次推进:“自我感动及感伤”→“难以拒绝的自我感动”→“与别人一道分享的自我感动与感伤”→“因为意识到与别人一道,感伤变得越发加倍。”




    还有一层含义,那就是Kitsch这个词在柯林斯辞典里最直接的解释,俗丽的,通俗的,或做作的艺术、文学等,通常伴随着对流行或感伤的迎合。




    正如文中的展耀自己所言,前三章完全就是一场大型刻奇行为艺术现场。但刻奇的不只是那个不对劲的“展耀”而已,在刻奇这个词出现的那一章开始,其实是在暗示这整个世界,就是一件诞生于自我感动的造物主手下的庸俗拙劣的艺术品。




    将这个概念继续推进,也就是逐步上升到宏观层面的刻奇时,自我感伤的范围更广、覆盖面更大,直到变成“自我愚弄”。




    米兰·昆德拉曾说过,“在刻奇(Kitsch)的王国里,心灵的专政是最高统治。”而《1984》作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最主要的故事背景,就是书中那个一切意志都遵从老大哥最高统治下的社会,也是刻奇心理最容易泛滥的一种社会背景。




    我们终于要说到这本在文中出现频率极高的书了。




3.核心线索——《1984》




    《1984》是乔治奥威尔所著的一本反乌托邦小说,具体内容不多加赘述,文中其实也给了足够多的介绍,总之这是一个发生于“由某一个绝对意志领导的”世界之中的故事。




     正暗合展耀与白羽瞳所处的这个世界。




    先来说说双重思想。这个词是乔治奥威尔自创的,在《1984》中的原文如下:“凡是现在正确的东西,永远也是正确的。这很简单。所需要的只是一而再再而三,无休无止地克服你自己的记忆。他们把这叫做‘现实控制’;用新话来说是‘双重思想’。”




    注意两点:“克服你自己的记忆”;“现实控制”。结合《1984》原文内容简单解释一下,就是“只要你脑子里认为不存在的东西,它就真的不存在,就算它与现实矛盾,那也不存在”。




    打个更浅显易懂的比方,你有着正常的医学和生理知识,生活在现代背景世界观下,如果有某个绝对意志告诉你男性可以自然怀孕,并抹去一切能够证明男性不能自然怀孕的证据,不允许质疑和反抗,即使你内心知道男性真的不能像女性一样自然受孕,你也只能修改自己的记忆,让自己接受“男性可以自然怀孕”这一与现实相悖的“事实”,然后这个“事实”,就十分荒谬地成真了。




    因此,文中引入双重思想的概念,既暗含着眩晕在瞳耀二人意识到不对劲时强行修正的情节,同样也是让展耀意识到“这个世界构建于唯心主义力量上”的重要线索:再矛盾再不合理,只要改变“自我意志”,就能控制现实。




    其次,为什么作者选用了《1984》?在剧情中这是白驰给白展二人留下的提示,而从全文的中心思想来看,《1984》中的独裁者,正寓意着这个世界中肆意扭曲一切的那个“造物主”;而原作中那个极权世界,不允许有超脱控制的自由意志,正符合文中世界里两位主角不断被修改“性格”的经历。




    脱离剧本后的展耀坚定而无畏,对白羽瞳无比信任,且思维灵活十分嘴毒,(“相互破的处怎么能只有你往我脸上甩钱呢?”),在前期却只能跟随那股刻奇式的自我感动的力量,变成一个凄风苦雨,哀哀切切,被男友无情抛弃还惨遭迫害的可怜人。这一切都是老大哥的意志,是那个不可违抗的造物主的意志。ta选中展耀作为主角,以此展开一场ta心中认为的一波三折精彩纷呈的故事,但ta缺乏常识,忽略细节,甚至懒得关心一下自己的主角原本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最终让他们察觉到了世界异常,从而得以从这场荒唐的梦境逃脱。




    什么样的世界里能有如此不可违抗的力量产生?虽然结局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因为驰驰午睡前看了本剧情狗血的烂俗小说做的梦,但就算是做梦,也不会有如此无所不能的力量,甚至能将两个人的性格都进行扭曲,而且,我们也依旧不知道白羽瞳和展耀为什么会被卷入这个世界。




    为什么是他们?




    而这个无所不能的造物主,究竟又是什么身份呢?




    文中的酒吧里,那句经典的“老大哥正在看着你”被替换成了另一句标语,“THE READER IS WATCHING YOU.”




    “读者正在看着你”,读者看着的东西那当然是某种文字媒体,比如文章,书籍。那么创作这些文字的人是谁呢?




    是作者。如果一部作品就是一个世界,那么作者,即是这部作品的造物主。




    当作者以某一部其他人的作品中同名角色为主角,在原作的基础上,把这些人物放在新环境里进行创作时,他们一般被称为,同人作者。








    这并不是一篇单纯的同人小说,明面上这是两位男主在一个荒唐梦境中的逃脱行动,但它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为每一位造物主、每一位作者所写的一篇寓言。




怀着这种想法再去看之前存留的伏笔,也许大家也会心有所感。关于这则寓言,同样也是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下一Part会继续阐述。








Part.2 中心思想归纳




    事实上,我个人对于“以存在CP关系的文章对某种同人文化现象进行抨击”的行为持一定的怀疑态度,因为这种文章一旦没有控制好度,很容易把角色写成文中的范小姐那样的“工具人”。但这篇文章很成功,因为它在“角色崩坏”这条明线下还很动人地展示了两位主角的情感暗线,所以接下来分两条线进行叙述。




    首先是这篇文里真正的展耀和白羽瞳之间的感情。他们在原本的世界还没有在一起,然而就像面临过审威胁只能爱情变碍情的原剧一样,他们不需要告白就已经很闪了【带上墨镜




    这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奇妙,像是恶龙看守着自己的财宝——而且他们都觉得对方是那堆财宝。即使世界已经给出暗示、即使白羽瞳当时身不由己,他仍然会为自己“伤害”了展耀而感到后悔和痛苦,因为那是他最不希望遭遇任何痛苦的人,但此时他却成了那个“伤害的源头”;而展耀,在意识到这个他生平所见最为正直、最为善良的骑士病患者,那道最明亮的光因此蒙上阴霾时,甚至想过要直接找那个造成这一切的“造物主”算账。(可惜没机会,真可惜。)




  “我一直在想,我要怎么劝说你,怎么限制你。我也在怀疑,我究竟是不是对的,程序正义究竟有多大程度上的不可挑战。




“我会一直为此不断思考、不断努力,我会一直在背后看着你,我想要做你定位的锚,或者收剑的鞘。甚至也许到最后,我会不得不亲手把你送进牢里,或者陪你一起放弃一切、自甘堕落。




“但我不会因为这样的困难,用分手或者任何方式来和你划清关系,把你当做一个需要逃避远离的问题来隔岸观火。有关你的事,我绝不会抽身而退,事不关己。永远不会。”




    就像第21集里,展耀从赵爵工作室那段长而迂回的旋转楼梯上走下来,白羽瞳站在黑色大丽菊状的地砖中间,雪白得像一道利剑。他始终在楼梯下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神祗从高处不胜寒的塔顶走回人间,走回他身边。




    无论发生什么,白羽瞳都不可能放弃展耀。




    所以你看,这个造物主所创造的世界多荒谬啊,竟然想让那两条龙因为一个根本不可能发生的理由,放弃此生独一无二的珍宝。








    文中的白羽瞳永远不会把自己的过失归咎于某个更高一级的力量,他愿意自己承担那些后悔和愧疚的痛苦。但这是白羽瞳自己的担当,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忽略真相。




    那些行为真的是白羽瞳自己做出来的吗?




    那个发现展耀有事瞒着自己、却没有当面逼问,而是在门口等了他几个小时的白羽瞳;那个可以承担失去兄长的妹妹激烈的质问,被曾经的好友打了一枪差点活不过来、也只是躺在病床上默默啃苹果,却在展耀受到伤害而自己无法出手时眼泪都流到唇边的白羽瞳;那个明明最爱干净,结果为了等受伤昏迷的展耀醒来,连脸都忘记洗的白羽瞳,他真的能干出这样的事吗?他会用冷漠的表情和嘲讽伤害那个他明明知道一直以心理学为傲的展耀、甚至让他在状态明显不对的时候以身犯险吗?




    按这个角色原有的情感逻辑和性格设定,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却有了这样的表现,那么“他”与原剧的他,已经完全割裂了。




    去要求惩罚这样的白羽瞳,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因为那根本不可能是“他”会做出的事。




    让“他”做出那些事的是他自己吗?




    不,是“我们”。




    是身为作者的“我们”。




    虽然我一直不怎么想承认,但是虚拟角色——也就是俗称的纸片人,确实没有人权也没有灵魂。在根本上,他们的灵魂是原作的创作者们赋予的。而在同人这个衍生范围内,他们的灵魂则掌握在每一个同人创作者手里。




    我想写刑侦可以吗?可以。




    我可以写黑化吗?可以。




    想写生子发情ABO?当然也可以。




    想写白羽瞳婚内出轨冷漠分手展耀哭着求他不要离开自己结果被失手打成流产可以吗?




    可以。因为读者看同人文又不出钱,作者写什么都是ta的自由,难不成还有人能顺着网线爬过来找作者算账啊?至于角色会有不满那更不可能了,他们是虚拟的哎。




    只不过,在构思好一个梗,开始动笔写一个角色的行为和反应的之后,无论作者本人有没有真正意识到,ta必然会遇到一个问题:“这个角色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一般来讲,这个问题会有三种结果:第一种,找不到理由,作者决定放弃;第二种,找到了理由而且似乎挺合理的,作者决定继续;第三种,作者觉得没有理由也无所谓啊反正我就是想写这个梗,于是继续。




    而一旦理由不够充分、或者作者压根懒得思考理由,文中这个制造出杯子奇形怪状,手动档汽车没有离合器,软绵绵轻飘飘没有风骨不知所云的世界的造物主,也就产生了。




    造物主选择继续,但因为ta并没有思考人物性格和每一个行动的合理性,在某些关键处,角色只好为剧情让步,强大的人变得软弱,深情的人变得薄情,直到最后,人物除了名字之外,和原作角色完全脱离,情感和逻辑根本无法连贯。




    但是,这好像也没什么关系诶?




    因为,“我们”是造物主,是这个世界的上帝啊。




    而且就算“我们”笔下的人物一渣一贱,崩得亲妈都不认识,读者最后骂的永远是他们,要求虐的也永远是他们。




    跟那个懒得仔细构架世界、嫌麻烦不想思考人物、求速成疏于探究情节合理性的“我们”,并没有关系啊,对吧?








    文中的这个造物主,因ta的任性妄为导致了白羽瞳的愧疚和痛苦,ta以扭曲的力量在短暂的时间里粉碎了白羽瞳坚守了二十余年的信念、骄傲和尊严。作者以这个故事直观地展示了“角色亲身经历巨大性格扭曲”的可能性,他们在这个故事里获得了意识到扭曲的能力,甚至最终摆脱了它。




    但这毕竟是个故事。虽然这个故事打动了我,但我不知道它能不能打动其他读到这个故事的人。虽然我知道故事中那个“造物主”为何诞生,这样一个荒诞的世界又是因何而起,但我不知道已经成为造物主的人、以及即将要成为造物主的人,他们会不会知道,想不想知道。




    因为我们笔下的角色依然不会活过来为自己争辩,他们永远静默无声,他们会走向何方,只凭我们的一番白纸黑字。纵然这篇文章再动人,再震撼,当回到我们自己的作品中时,我们这些作者,还是那个独裁的造物主。




    我不想说原作角色需要被尊重,创作同人要怀有对角色的爱意——这些温柔感性的话语在抹茶太太的后记里已经表达了出来,而且类似的观点,从同人文化诞生之初一直说到现在,我相信大家其实早就明白了,我也知道大多数愿意花时间在这种很难有物质回报的事情上的人,肯定不会是心怀恶意的。




    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在怀着一腔热情动笔前,也许可以稍微想一想这个寓意深远的故事,想一想故事里的展耀安静燃烧的淡蓝色的火焰,想一想原作里那些角色原本的表现,想一想看着这部作品的“Reader”。








    我第一次真正提笔开始写同人,是因为当时我喜爱的角色在大量玛丽苏文中遭到了猛烈的诋毁、扭曲和严重角色崩坏,我曾经义愤填膺地试图用同人文的形式去批判这种行为,现在想来,当时无论是文笔和做法,都相当不成熟且幼稚,不过我并没有后悔。




    而我曾经喜爱的那个角色,直到现在也依然在更多的玛丽苏文中经历着更多的角色崩坏。




    所以我并不指望这篇文评,甚至是抹茶面包卷太太这篇十分优秀的文章,能够为某种现象带来多大的改变。但这篇文章有着精妙的构造,深切的情感,极大的勇气和令人想要落泪的力量,它令我感到必须要写点什么,因此诞生了这篇啰嗦的评论。




    非常感谢作者带来如此精彩又有魄力的故事。












(以下是可以忽略不看的碎碎念)




Part.3 来自我自己的一点逼逼




    萌点、性癖和梗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写同人和看同人也不是什么需要上纲上线的严肃话题。




    但是,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还是不要把原本多面立体、丰满有趣的角色,打上诸如“妻奴”“傲娇”等等标签,最终省略成量产的俗套纪念品吧。演员和整个剧组给了我们一群多么鲜活的角色,一段多么可爱、多么甜蜜又多么深厚的感情,可以仔细揣摩的地方太多了。把性格简化、使人物扁平、将角色工具化,确实很省事也很轻松,我好像也没办法对此指摘些什么,因为大家写同人看同人,本来就是图个爽啊,这种非盈利纯兴趣的行为很难通过什么规则加以限制。




    而且正如我在Part.2所说,纸片人没有人权,他们不像这篇文里的白羽瞳和展耀一样拥有能够反抗的自我意志,性格崩成什么样他们自己都永远不可能提出抗议。对纸片人来说,创作者就是不可违抗的上帝。同样,同人里的随意扭曲崩坏,在通常情况下也并不能影响到原作角色本身,这种行为会伤害到的,只有喜爱角色某一闪光点、或者这段关系中某种隽永的情感,却发现它已经被任意抹去的读者们。




    我写同人也是图个爽,可我自认无法轻易辜负喜爱这段关系、这些角色的同好们,当然还有,最初萌上这一对CP时我自己的心情、我被他们戳中萌点的那个瞬间。




    所以我虽然囿于人生阅历和表达能力,经常在想到萌梗时因为不知如何处理人物情感而遭遇痛苦卡文,但终究还是舍不得草草了事。在我心里,角色永远比梗重要。




    毕竟爱情故事到处都有,但围绕白羽瞳和展耀的爱情故事,只会发生在此处。






评论
热度(131)
© 林深处麋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