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冰《我给你的爱是守护》 我们想要享受最普通的待遇,还需要更努力一点

【文评】别再持爱行凶——一篇给《我给你的爱是守护》的长评


第一次写长评,没有什么逻辑主题,也没有任何华丽的词藻,便想到什么写下什么吧。


首先,作为 @王馅儿  太太长期以来的忠实读者和新晋黑粉头子,我要毫不吝惜我深深的赞美之情来推荐大家感受一下这篇文,对的,是感受,不是读,不是品,而是用心去看它。


不同于《诈欺性营业》的情节跌宕,令人揪心感慨;也不同于《浪酒》的欢脱轻快,让人欲罢不能,这是一篇能够直击你心底,震撼人心的rps同人文。


这是一颗滚刀糖。


糖在于在这里,他们相伴多年,从未分开。

而刀则是因为,现实之沉重,以及个人可做可为之轻。


故事的展开围绕着一个ylq中普遍存在的问题:私生饭。


故事的矛盾在于“她想要在自己心爱的哥哥面前有姓名”以及“她的所作所为严重干扰了他和他最爱的人的正常生活”之间的不可调和。


她用那些本该名为温柔的证据去和他摊牌,想要交易属于自己和哥哥的甜蜜回忆。


他选择了在忍耐后爆发,“我们公开吧。”只是想要不管不顾地做一次最真实的自己。


而他决定在压抑的怒火中揪出一丝理智,“想清楚了吗?”这场景又是何其熟悉。


是啊,想清楚了吗?


她爱他。

他爱他。


她中了他的毒,丝毫不掩饰自己所谓的爱意,却全然不知她早已不配拥有爱他的权利。


他陪着他走过风风雨雨,把多少压抑的爱恋和难言的委屈都揉进心底,却把眸中的星辰和满脸的笑意刻进他的眼中,又定格在面前的镜头里。


而他,那么珍惜这份感情,那么不忍去伤害他一丝一毫,却又有太多的无可奈何,身不由己。


你说着私生饭不是饭,病态的感情不能称之为爱。你痛恨着那个穿着白裙,长发飘飘的姑娘。


那么你呢?

你爱他们吗?


爱着他/他们的你,是否有真正的去思考过这个问题?


你倾心于他们俊朗的外表,你痴迷于他们善良的内在,你沉浸在他们甜蜜互动的点点滴滴。


是爱吧。


你因为他们久未合体发糖而伤春悲秋,你因为他的某句话某首歌而圈地自刀,你被自己脑补的情节触动,为自导自演的剧情流泪。


你发现了他们没有掩藏的某些温柔的证据,你想要去得到他肯定的答复,明确的话语,你恨不得让他们亲口告诉全世界他们是真的。


你也想要有姓名……吧


是爱吗?


不知从何时开始,也许你早就忘了自己的初衷,忘了当初那惊鸿一瞥带给你的悸动。

不知从何时开始,也许他们已经成为你磕糖的工具,成为你喜怒哀乐的强加负累。


其实,他们和我们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也是会哭会笑会开心会难过的普通人。尽管现在的他们想再做回普通人很难,却也需要我们留出哪怕一点点属于他们自己的空间和时间。


他们先是同事,搭档,伙伴,朋友,兄弟,之后,才能发展出其他的感情来。而非当事人的我们,也不该强行为他们贴上或者撕掉任何标签。


尊重他们各自的决定,坚定地守护他们之间这份难得的真情,默默地做他们最温暖的后盾。


这本该是我们的初心,不是吗?


我们常说着让偶像离粉丝生活远一些,而同样,或许我们也该离他们的生活远一点点。


他和他,他们的感情,值得我们这样做。


有一种感情,甜蜜而危险。

而真正的爱,又绝非说说而已如此简单。


别再持爱行凶。



——Milo Oct.24



王馅儿:

Rps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除了hbszd,其他都是我编的。


今日话题比较沉重,因画面太过现实,不能接受的亲勿入。


------------------


季肖冰走进电梯,身后跟进来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子,十七八岁的年纪,怯生生低着头,不说话,只是跟着,永远离他后方一米远,也不去按电梯的楼层,低垂的视线偶尔抬起扫过他的后脑勺又荡开。


【我被粉丝跟了,晚点到。】季肖冰很无奈地给高瀚宇发微信,小心翼翼让屏幕完全避开身后那个人。


如果她不是从户外的阳光下就开始跟着他,他会怀疑这是一个女鬼。


偷情不易呀!


他默默感叹。


走出电梯的时候,女孩子果然跟了上来,还是那副怯生生的自闭模样,不抬头也不靠近,就是甩不开。


季肖冰加快了脚步,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也加快了,叹了口气,无奈地回过头来,把口罩拉到下巴处。


“你好,你是想要签名?还是合影?”


这是他第二次问她,之前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摘了帽子。


女孩攥了攥裙角,停下脚步,不说话。


“汪……”微信特别关注的提示音。


季肖冰低头看手机。


【会很麻烦吗?没想到季老师也有私生饭啦!(/撒花)】


这狗子倒是很开心。


他飞快打字。


【如果甩不掉,我就不过去了。(/龇牙)(/龇牙)(/龇牙)】


季肖冰把这条微信发出去,抬眼看女孩,露出了一个和蔼可亲的微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亲切。


“有纸笔吗?”


女孩顿了三秒,从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本子,递过一支笔,速度不快,但动作很是娴熟。


他很干脆地接过来,翻开本子打算签名,却在看到本子内容的时候怔了一下。


翻开的那一页,贴的全是高瀚宇的照片,并且往后几页也全都是,硬照,杂志照,宣传照,路透照,没见过的偷拍照,甚至还有裸睡的露肉的床照,全是单人的,空白处写满了各种爱意。


……


…………


这是高瀚宇的狂热女友粉啊!


“你为什么跟着我?”季肖冰把本子和笔递回去,内心升起了一股不安,突然觉得面前这个穿着白裙的女孩子很可怕。


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周围的光线仿佛也跟着他的心情变得暗淡,红色地毯透着一抹不祥之气。


女孩摇了摇头,默不作声的模样有点渗人,头一直不抬,长长的头发散漫着,面容清秀。


“你跟了高瀚宇多久了?”季肖冰刚说出来就觉得有点不太对,什么叫跟了多久了,搞得好像这女孩跟高瀚宇有什么一样……


“五年。”女孩这回倒是回应了,声音清清甜甜的,和女鬼完全区分开来。


这让季肖冰松了一口气,不是哑巴无法沟通就好。


“老高今天应该在横店拍戏,你可以过去找看看他,他拍古装。”他毫不客气地就泄露了高瀚宇当前还在保密阶段的拍摄工作,反正横店那一块天天都有粉丝在蹲,也不算什么秘密。


听到他的话,女孩微微抬眸,细碎的眼神光看了他一眼,又立刻低下,重新恢复到之前默不作声的模样,白皙的手背放在装着本子的包上面,指尖有些发白。


季肖冰摊手:“你到底想怎样?”


……


…………


沉默。


老干部也受不了这份诡异的沉默,他转身就走。


“汪……”微信提示音响起。


他懒得看那人发过来的信息,注意力都放在后面又跟上来的脚步声上。


牛皮糖啊。


他在酒店这一层绕了一圈又回到电梯前,思索着要不要先离开酒店,甩掉人再回来。


“汪……”紧跟着又是一声微信提示音。


季肖冰在步入电梯前,低头看短信。


【加油!我在房间里等你。】


【对私生饭态度要好一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她们,但是不准被占便宜,我会吃醋,实在不行你可以回大堂求助。】


倒是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有外来客骚扰住店客人什么的,酒店是不可能不管的。


他按下1楼的键,把口罩戴了回去。


女孩果然跟着他走进电梯,依然保持一米的距离,不远不近站他身后。


电梯门关上,缓缓下行。


安静,只有空调扇在头顶换气的声音。


“我知道哥哥在这里。”她突然幽幽地开口了:“我也是住店客人,就在你们房间的隔壁。”


季肖冰诧异地回头,看到这女孩冲他笑了下,顿时头皮有些发麻。


自从那一年高瀚宇微博发自拍,照片自带的时间地点被苹果机后台识别暴露,差点被偷偷追来的粉丝发现两个人的关系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在私下见面的时候用手机拍过照片,小心翼翼隐藏所有私人行程。


但是千防万防,防不了神通广大的私生饭。


面前就是一个。


“季老师,两年前的十月份,哥哥去你所在的剧组探班,离开的时候贴身的衣服换了一件,那件衣服后来你穿着录过采访。”


“一年前哥哥拍戏受伤入院,我看到你半夜进入病房,早上5点离开,连续三天。”


“今年春节,哥哥的歌友会,开场前他在更衣室里待了至少半小时,出来的时候只换了一条裤子,当时你在里面吧。”


女孩的声音不大,在小小的电梯空间内盘旋,看着季肖冰的眼神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怨恨,嘴角还承载着满满的得意。


抓人把柄的那种得意。


“哥哥下午3点从停车场进入酒店,走进1523房间,之后再也没有出来,我就猜你会来,你肯定会来。”


看着突然变脸的人,季肖冰也变了脸,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低沉着声音问她:“之前的……你有证据?”


女孩从包里掏出了另一个本子,黑色的皮套,上面布满了不甘的指甲印。


季肖冰皱眉,眼神逐渐严厉。


电梯到了1楼,两个人都没有出去。


半晌,电梯门又关上了。


季肖冰按下刚刚的楼层键,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个拿着黑色本子的女孩,满心都是戒备。


“汪……”


他低头看手机。


【大爷,六十秒内给我回信,否则我要打电话过去了。】


该回什么?


季肖冰很少有这么踟蹰的时刻,他一向很冷静,但是这事牵扯到高瀚宇,搞事的还是高瀚宇的粉丝,他有点冒火。


已经这么小心了,为什么还会被发现。


这女孩到底想干什么?


“是哥哥给你发的微信吧?他一定很担心你,你快给他回复一下,不要让他担心。”女孩跃动的声音像百灵鸟一样,在狭小的空间内有些空灵。


她笑嘻嘻地看季肖冰变得铁青的脸,对自己的猜测可能完美中标而更加得意。


“叮”……10楼,电梯门打开,进来一个保洁阿姨。


保洁阿姨推着打扫用的推车,看了看电梯内离得有点远的一男一女,把推车往两个人中间怼,按下11楼的键。


季肖冰退到角落的同时,飞快给高瀚宇回了一条微信:【换房间。】


微信发出,他闭了闭眼,睁开的时候从眼底闪出了寒芒,面上显得冰冷而严肃。


上一层楼加上开门关门的时间也只需要十几秒,保洁阿姨拉着推车离开,电梯内重新回到两个人的环境,空气沉闷,有某种蠢蠢欲动的情绪弥漫开来。


“季老师,我没有恶意。”女孩拍了拍自己斜背在身前的包包,扬起下巴,“我就想见见哥哥,想跟他说说话。”


声音雀跃。


季肖冰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升起了一团火,是愤怒。


“高瀚宇不在这里,我今天到这里是私人行程,请你不要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电梯门在15楼打开,他大步迈出,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的房卡,背影挺得笔直,每一步都走得理直气壮。


不能发火,你是一个公众人物。


季肖冰在脑袋里面反复劝诫自己。


也不能妥协。


这个女孩明显是高瀚宇的狂热粉,她即使有他和高瀚宇非同寻常关系的证据,也不会公布于众,因为那很有可能会毁了她心爱的人。


但不代表,她就不会以此作为要挟,来获得更接近高瀚宇一些的机会。


人心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她今天能提出见高瀚宇的要求,明天就能提出与高瀚宇一起吃饭,后天,大后天,只要她还捏着这个把柄,她就能无休止地要求下去。


越界了,这个粉丝。


“季老师,你看看这个。”女孩的声音从后面追上来。


季肖冰不想再理会她,决定先进房间,再通知双方的工作室处理这件事。


“季老师,你身材真好,皮肤看起来又白嫩又光滑,就是太瘦了。”


什么?


季肖冰控制不住地回过头,看到女孩手上拿着一张照片,上面是赤裸的两个男人贴在一起,一个强壮一个瘦削,看身形相当熟悉。


一晃而过,女孩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收回包里,露齿一笑:“季老师,你带我去见哥哥,我就把照片给你。”


赤裸裸的威胁。


季肖冰控制不住自己胸膛的起伏,他本不是容易暴躁的人,但今天真的被这个女孩子缠得想要发脾气。


“汪……”微信提示音。


他下意识低头去看手机,女孩立刻凑了上来,第一次打破了安全距离,视线贪婪地看向他的手机屏幕。


季肖冰反应很快地转了个半个身子,把手机放到身后,大声说道:“你离我远点!”


“你离他远点!”更远的地方,一个声音传来。


然后季肖冰看到女孩整张脸都亮了起来,眼睛发出了光芒,满面温暖的笑意,跟一开始那个女鬼的模样截然不同,整个人都变生动了,充满了朝气。


“哥哥!”她欢快地叫了一声。


高瀚宇从角落里大步走来,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到眼睛。


女孩雀跃地跑到了他的面前,抬起头像雏鸟一样仰慕他,兴奋都写在脸上。


“哥哥,你还记得我吗?你今年的生日会上我送了你一幅表情包的临摹画。”说话的声音银铃般动听。


季肖冰喘了口气,也朝他走过去,擦身而过的时候肩膀狠狠撞过他的肩膀,被一把攥住手腕。


“生气了?”高瀚宇扯了扯嘴角问。


“你自己问她。”季肖冰甩开他的手,往前走了几步,拿房卡刷开1523房间的门,进去直接关了,发出很大的响声。


高瀚宇看了那道门几秒,回头看站在面前一脸激动的女孩,把帽子往上提了提。


私下见面又不是营业,他没有化妆,凌厉的眉眼少了化妆品的柔化,因为季肖冰刚刚明显被惹生气的态度,眼神显得更加锋利,刀子一样直直地看向了这个明显是自己的粉丝的人。


“哥哥,我给你带了礼物。”女孩似乎带着一层厚厚的粉丝滤镜,见到他就失了心,完全看不到他不高兴的眼色,自顾自把一个小盒子从包里面掏出来。


她掏的时候带出了某张照片,上面白花花的肉体让高瀚宇眉头一皱:“这是什么?”


女孩低头一看,笑了:“是你和季老师以前SCI的剧照啦,我P的图,你看我P得好不好?”她献宝一样和那个礼物盒一起递给了高瀚宇。


高瀚宇把照片接过来捏在手心,没有碰礼物盒,询问道:“你到底跟季老师说了什么惹他这么生气?你不是我的粉丝吗?跟踪他做什么?”


女孩的脸颊红扑扑的,捂着脸:“哥哥不要吃醋嘛,我就是想见见你,所以才去拜托季老师的呀,你们的事我都知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们守护心会守护好哥哥的。”


守护心?


高瀚宇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


六年前SCI谜案集第一季开播,他和季肖冰正处在热恋阶段,营业的时候他一个任性就把自己的粉丝改名守护心,有用自己的羽翼守护季肖冰一辈子的寓意,可是在这个女孩口中说出来,却是完全背道而驰。


守护心和冰淇淋都是多么可爱的人呀,这女孩不配!


“你几岁了?”高瀚宇压着嗓子问她。


哥哥提问我了!他在跟我聊天!


女孩兴奋得差点跳起来:“我今年20岁,哥哥,我从15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你超厉害的,超棒!这是我亲手做的礼物,你就收下吧!”


高瀚宇尽量心平气和地看她,把礼物盒接了过来:“谢谢你的礼物,但是我还是必须告诉你,今天是我的私人行程,我不管你知道什么或者看到了什么,出去都当做不知道,明白了吗?”


“明白,我不会给哥哥添麻烦哒!”女孩浑身都冒着不清醒的粉红色泡泡。


你特么的已经给我添麻烦了,还给大爷添了麻烦!


高瀚宇咬牙露出平时营业用的爽朗笑容:“行,那你回去吧,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哥哥对我笑了,他对我笑了!他还关心我!他一定眼熟我了!


女孩高兴到差点就地跳舞,晕晕乎乎地跟着傻笑起来:“谢谢哥哥!”


“有没有纸笔,我给你签个名。”高瀚宇主动提出。


“有有有!”女孩赶紧掏出本子和笔,手忙脚乱翻到自己想要的那一页,递了过去,“哥哥,你签个to.小R。”


“好。”高瀚宇几笔把她要的东西签完,递回去。


“谢谢哥哥!哥哥我爱你!”女孩开心地扑过来抱了抱他。


高瀚宇手臂肌肉一紧:“快回去吧,以后别这样了,季老师不喜欢有人跟着他。”


“明白了,我马上离开,谢谢哥哥,谢谢哥哥。”


女孩蹦蹦跳跳地离开了,一步三回头,直到电梯的门完全关上之前还在跟他挥手。


高瀚宇带笑的表情在她完全消失之后整个垮掉,憋着一口气刷开房门进去,随手把手中的东西扔到门边的柜子上,看向坐在窗边的人。


面容清俊的男人坐在茶几旁的椅子上抽烟,自然光照在他的脸上模糊了轮廓,让他看起来很年轻,只是神色有些疲惫。


见他进来,季肖冰淡淡地瞥他一眼,又把眼神转向了窗外。


“大爷,对不起。”高瀚宇赶紧道歉。


“不关你的事。”季肖冰专心吸烟,不看他。


“大爷……”高瀚宇腆着脸过去,把人抱住,脑袋往他身上拱,“别生气了,我的锅,害你被我的私生缠……”


“说了不关你的事。”季肖冰推开他的脑袋,转头一个眼刀子过去,死亡射线把他从上到下扫描了个遍。


高瀚宇被看得一阵心虚,眼睛往旁边挪了挪。


一口烟,狠狠喷在了空气当中。


季肖冰把烟蒂用力揉进烟灰缸里,拉过他的衣领把鼻子凑上去嗅了嗅,眼神越来越冷。


“我错了,我去洗澡。”高瀚宇自觉投降,他就知道被那女孩子抱了一下的事逃不过季肖冰的审查。


他们两个什么默契,尾巴一翘就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做过什么,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住。


八年前,高瀚宇和季肖冰萍水相逢共同出演一部戏,因戏生情成了恋人,这么些年感情一直没淡过,仿佛天生就应该在一起,只是因为职业性质和社会大多数人不认可的关系,见个面都要鬼鬼祟祟,如履薄冰。


今天遇到的这个私生饭其实算非常好搞的了,见完面聊几句就愿意离开,之前季肖冰曾被一个狗仔盯梢而不自知,差点就暴露出去,花了很多关系和钱才掩埋下来。


水流从头顶冲刷下来,冲过锻炼多年强壮结实的身体,流进下水道的沟壑当中,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季肖冰又抽了一支烟,脑袋完全冷静下来,才旋开洗手间的门把。


果然没关。


浑身赤裸的男人坐在浴缸边上笑嘻嘻地看他:“大爷,你让我好等呀,我还以为你没兴致了呢。”


季肖冰走过去,一把将他推入了放满水的浴缸。


水花四溅,高瀚宇挣扎着爬起来,抹了把脸上的水,依然是笑嘻嘻的,露出一口白牙。


浴缸边上的男人已经快把自己扒光了,瘦瘦长长的身体白皙匀称,骨架长得非常完美,宽肩窄臀,画面极其养眼。


高瀚宇不怕死地吹了个口哨。


季肖冰利落地踢掉最后一件蔽体的衣物,跨入了浴缸,直接贴到他身上,抱着他的脖子亲上去。


唇舌交缠,淡淡的烟味在两个人的口中传递。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些激动,高瀚宇按着他的后颈想要更多,季肖冰啃了啃他的唇珠。


“我们公开吧。”


……


…………


高瀚宇有一瞬间的僵硬:“大爷,你说什么?”


“这几年我们投资的几家公司都挺有起色,钱也赚够了,你想开演唱会也好,想继续唱歌也行,我们公开吧。”


“你……”


“我不想演戏了。”季肖冰把头埋进了他的颈窝,“我累了。”他说完,静静地贴在他的身上。


两具躯体在温暖的水流中拥抱在一起,一时竟没人说话。


高瀚宇思考了好几秒,把他拉坐起来:“大爷,你别任性,我知道目前有几部电影在考虑你当男主角,格格正在为你努力,你不要在这种时候说这个话,你要考虑清楚,不要因为一个小小的私生饭就……”


“不是因为私生饭,是因为我累了。”季肖冰很认真的看着他,笑了笑。


本就生得极好看的男人,天生带着一抹斯文的书卷气,眼尾的纹路随着笑容加深,拉出细长的褶子,让他的眼睛变得有些妖娆,好看的猫唇一如往昔,只是他已经改掉了动不动就想舔唇的坏习惯。


高瀚宇不想听他后面的话,狠狠亲上那两片诱人的唇,把他想说的话都吞入腹中。


水波荡漾,这一晚他没有像平时一样照顾他的体力,而是一次又一次地要他,直到把人做得意识不清,任他问什么都说是为止,甚至久违地听到了喵喵声。


最后一次的时候,季肖冰已经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只想立刻睡过去,偏偏高瀚宇还从后面抱着他,分开他的腿,把他的手按在墙上,一边深深捣入他的体内,一边一遍遍问他。


“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吗?


几年前高瀚宇因为某次事业上的重大挫折,不顾一切想要公开两个人的关系把一切变得更糟糕的时候,季肖冰就是这么对待他的。


他做得更狠,把他灌醉绑了起来,在家里囚禁了他整整一周,每天变着法子艹他,拿各种道具折腾他,反反复复只问他一句话。


“想清楚了吗?”


最后他也是像这样给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复。


“想……清楚了。”


然后。


“想清楚什么了?”高瀚宇把他翻过来,抱着他的腰重重按下,把人嵌在自己的身上,再次询问。


季肖冰神情恍惚,被艹得泪眼迷离,但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满满全是他的倒影。


“你爱我。”


因为爱他,所以不能让他任性公开,他们互相守护,有负责劝诫对方的义务和责任,头脑发热的时候总要有一个人冷静思考。


娱乐圈是一个放大了社会间所有罪恶的地方,在这里面,丑闻等于悲剧,一旦公开,两个人都会在其中陷落。


所以不管再累再艰难,为了对方也为了自己,都不能够公开。


“大爷,现在还不到时候,我们想要享受最普通的待遇,还需要更努力一点,会有那么一天的,会有的。”


高瀚宇亲吻着他的眼睛,放任他沉沉睡去,没再折腾他,把他放到了床铺上。


他也很累,清理的事睡醒再说,他现在只想抱着他安安心心睡一觉。不管未来到底会怎样,至少他爱的人,现在就在他的身边。


陪着季肖冰走上这条路,他无怨无悔,不过该死的私生饭,是时候让工作室那边发函再清理一波了。


太累人了。


真的,


太累了。


 


----------------


你必须成为最顶尖的人,才配享受最普通的待遇。——来自奇葩说

 
评论(5)
热度(480)
© 林深处麋鹿|Powered by LOFTER